» 秋冬季节猪口蹄疫的防控策略

秋冬季节猪口蹄疫的防控策略

2021-09-30      

口蹄疫(FMD)是由口蹄疫病毒(FMDV)引起的一种急性、热性、高传染性的疫病,主要感染偶蹄动物,是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所列的必须上报的传染病,我国将之列为一类传染病。FMDV对环境的抵抗力强,传播速度快,传染性强,一旦发病,极易造成大规模的流行暴发,严重影响猪场正常生产[1],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秋冬季节气温相对较低,FMDV相对稳定,感染力更强;秋冬季节候鸟迁徙以及干燥多风,使FMDV传播速度加快;秋冬季节温差大,易造成对猪的应激和抵抗力下降,FMD相对高发

一、1流行特点

FMD发生已无明显的季节性,在高密度、高湿度、低温、密闭等不良饲养环境下和秋冬季节更易发生,夏季病死率相对低于秋冬季FMD有多种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发热、跛行、卧地,口腔、吻突、蹄、乳房等部位皮肤或黏膜出现水泡、溃烂或斑痂等症状,目前临床症状不明显或非典型发病的病倒呈增加趋势;只会因心肌炎而猝死和出血性肠炎而急性死亡,应激情况下会加速死亡,目前育肥猪心肌炎的病倒有所增加

病猪和潜伏期猪是最主要、最危险的传染源,发生FMD的牛、山羊、绵羊也是本病的重要传染源,因此,如果猪场周围牛场、羊场和其他猪场密度高,感染风险将会加大。病猪的水泡液、水泡皮以及乳汁、精液、唾液、血液、眼泪、呼出气、呕吐物、粪便、尿液等分泌物和排泄物中均含有病毒,其中以水泡液和水泡皮中的病毒含量最高,感染力最强。

猪只通过消化道、呼吸道、黏膜和皮肤伤口直接或间接接触到污染有FMDV的猪舍、车辆、工具、饲料、饮水、饲养人员、病猪肉及其制品等而被感染。风和鸟类是远距离传播因素,运输工具和老鼠是中近距离传播因素,犬、猫、鸡及麻雀等都能传播FMDV饮用和吃进被病毒污染的水和饲料是直接传播因素。

潜伏期短、发病急、感染性和致病性特别强、病毒变异性强、传播方式多样、感染剂量低、机体免疫应答程度低、感染后排毒量大、跳跃式传播增多等特点给防控带来很大的难度。

猪感染FMDV后,如果猪抵抗力下降、皮肤黏膜损伤等,极易继发或并发其他疾病,继发或并发的疾病种类、严重程与本场存在的病原种类、饲养管理水平等有很大关系,给疾病的诊治增加难度。

二、2防控措施

(一)2.1免疫策略

疫苗免疫是目前预防FMD最有效的方法[2]。疫苗免疫虽然不能清除传染源、不能完全提供临床保护和病毒学保护,猪群接触高载量病毒时依然可以发病,但能延缓传播、阻断临床症状的出现、降低病毒血症、减少排毒量[3],降低猪只的易感性与猪群之间的传播、降低流行的严重程度和流行范围、缩短群体持续感染时间。对规模化猪场而言,群体免疫保护率达到85%以上时,可以有效遏制FMD的大流行[4]

因此,科学制定免疫程序与规范免疫操作非常关键。但为了防控ASF,猪场往往采用减少免疫种类和免疫频次措施,有的猪场甚至停止注射应激相对比较大的FMD疫苗,这给FMD的发生创造了有利条件。因此,在非洲猪瘟背景下,选择高效FMD疫苗、最大限度提高免疫效果显得尤为重要。

2.1.1.选择优质的FMD疫苗

FMDVAOC、南非、南非、南非和亚洲型等7种血清型,并且遗传拓扑型多,各型之间抗原性不同,彼此之间不能交互免疫。每一主型又可分为若干亚型,现已知有60多个亚型。目前我国存在O/Mya98O/PanAsiaO/Ind-2001O/CATHAYA/Sea-975个流行毒株,而且流行毒株变异加剧因此,免疫用的疫苗毒株必须与流行毒株相匹配,否则免疫效果不好或无效果[5]

目前市面上猪FMD疫苗的生产厂家和疫苗种类较多,因此,猪场在确定使用某种疫苗前,最好能对疫苗效力进行评估,选择安全、可靠、优质、高效、保质期长、稳定性好、纯化效果良好、能够保护猪场对应血清型流行毒株感染FMD疫苗。高效FMD疫苗接种后,机体产生免疫力的速度更快,诱导机体产生的免疫力更强且更持久,可以抵抗同一血清型内多种毒株的攻击,有效减少持续感染。

2.1.2.制定科学的免疫程序

免疫程序的制定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包括疫苗的选择(毒株、抗原的免疫原性、抗原含量等)、母源抗体水平、免疫时间、免疫剂量、免疫次数、其他疫苗免疫情况以及当地疫情、饲养模式等。特别是母源抗体水平问题,疫苗接种过早,受母源抗体干扰而影响免疫效果;疫苗接种过迟,又会出现免疫空白期。研究表明[6],母源抗体水平越高、疫苗抗原含量越高、疫苗毒株匹配性越高,干扰作用越大。因此,最好根据免疫抗体检测结果或母猪免疫状况确定仔猪的首免时间。

仔猪对FMD免疫应答程度较低,免疫一次不能得到较高的抗体滴度,而且在不受其他免疫抑制因素干扰的前提下免疫持续期一般在4个月左右,因此,应根据猪的饲养周期与猪群健康度确定免疫次数。实践证明,免疫1次效果差,免疫2次好于1次,免疫3次能产生较高的抗体水平且能维持较长时间。

疫苗的效力、疫苗的毒株、疫苗的运输与储存、疫苗的保质期、疫苗的使用方法、免疫抑制因素的存在、母源抗体、免疫程序等等因素都会影响免疫效果。研究表明[7]PRRS等免疫抑制性疾病的存在,对FMD的免疫效果影响很大。高致病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疫苗与FMD疫苗同时分点注射,HP-PRRS疫苗会影响与其同时免疫的FMD疫苗的免疫效果[8]因此,对疾病应采取联防联控,不能孤立地防某一种疾病。

2.1.3.实施精准的规范操作

免疫接种的操作技术是影响疫苗免疫效果的重要因素。应根据猪的大小选择合适的、锋利的、经消毒的针头,注射前对疫苗和稀释液充分回温并按比例配好、摇匀,注射时确保将疫苗真正注入肌肉层中,注射后要仔细观察是否发生不良反应。

另外,猪群不健康气候环境恶劣、转群、断奶、换料、刚采食后、配种后21内和产前14母猪、哺乳仔猪不建议免疫接种,否则不但不能产生有效的抗体,还有可能产生副反应;潜伏期内注射疫苗不但不能产生效果,反而会导致疾病爆发。疫苗应该“现用现配”,稀释好的疫苗尽量在2小时内接种完毕,注射疫苗过程要尽量减少应激,在注射疫苗前后在饲料或饮水中添加抗应激药物有利于提高免疫效果。研究表明[9-11]FMD疫苗免疫之前,饲料或饮水中添加免疫增强剂,能增强FMD疫苗免疫后血清中IgG及其亚类的水平,表明免疫增强剂可以提高FMD疫苗的免疫效果。

(二)2.2加强生物安全

疫苗免疫不是万能的,在防控FMD加强生物安全、改善饲养管理、提高猪群抵抗力更为重要。非洲猪瘟主要通过接触感染,空气传播能力低,一般认为,在无风的状态下,ASFV气溶胶随风移动2m。而FMD的传播方式则更加多样,飞沫、尘埃、空气均可引发传染,而且空气的远距离传播是FMD传播方式的一个重要特点。在潮湿的低温天气,FMDV气溶胶能随风移动50100km,报道最快可达260km,能够实现跨洲际、跨国界传播。空气传播在FMD的流行中起到重要作用。因此,能防住非洲猪瘟不一定能防住FMD,猪场如果按照防控非洲猪瘟的方法去防控FMD,可能会存在一定的漏洞。

流行病学调查和监测发现,FMD疫情风险点主要在活异地调运和免疫不完善的养场等免疫薄弱环节,尤其是经长途调运后风险更大。FMD绝大部分为直接传播,大多数猪场为卖猪时运输工具传播,因此,对运输工具的严格消毒非常重要。FMDV pH 值的变化比较敏感, pH9以上或3以下,FMDV迅速被灭活。对FMDV敏感消毒剂是烧碱、生石灰、过硫酸氢钾,饮水消毒或带猪消毒可以用强碱性离子消毒剂或酸化剂,含孔洞的木质结构用2%柠檬酸溶液。

在养猪生产中,生物安全是指保护猪群免受传染病病原的侵入和传播,防止当前传染病的传播。因此,构建生物安全体系,提高猪场全体员工对FMDVFMD的认识,做好生物安全监测,降低猪场潜在的感染风险,特别是做好区域控制,发现感染病例后立即采取措施,是防控猪FMD的有效途径。

2.3加强饲养管理

保持猪舍适宜的密度、温度、湿度、通风度、卫生洁净度、光照度,有利于FMD的防控。特别是控制猪舍内湿度、氨气、空气粉尘,实行“全进全出”等管理制度,加强出猪台的管理与消毒,加强买猪或卖猪前后车辆、人员、工具的消毒,加强营养以提高猪群非特异性免疫能力,尤为重要。大量临床应用表明,使用生物发酵饲料能显著提高肠道免疫力与全身免疫力[12-13],显著降低临床发生FMD的风险。

总之,FMD防控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唯疫苗或唯生物安全,应以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严格把控传染病传播流行的三个基本环节,选好疫苗、用好疫苗、落实生物安全措施,加强饲养管理,提高猪群健康度,做好FMD“立体式防控”。

 

参考文献

[1]王卓.猪口蹄疫的危害及防控技术探讨[J].今日畜牧兽医,2018,(2):17.

[2]谢庆阁.口蹄疫[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2004:16-48.

[3]薛景山,罗湘瑞.如何面对猪口蹄疫带毒问题[J].中国畜牧兽医报,2012,(4):1-2.

[4]刘国民, 林文耀,宋庆庆, 王凯等.口蹄疫疫苗免疫程序大数据监测分析[J].猪业科学,2019,36(9):74-76.

[5]易建钢,刘国民,吴布库.影响口蹄疫贴壁种毒质量因素的研究[J].中国兽医杂志,2015,51(1):94-96.

[6]高世杰,窦永喜,程爱华,.母源抗体对猪口蹄疫疫苗免疫应答的影响[J].中国兽医学报,2011,31(1):45-48.

[7]陈鹏,翁凡.蓝耳病对猪O型口蹄疫浓缩苗免疫效果的影响[J].安徽农学通报,2018,248:103-104.

[8]胡杰,张步娴,屈素洁,.不同免疫方式对仔猪免疫高致病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猪瘟、猪口蹄疫三种疫苗抗体水平的影响[J].中国动物传染病学报,2014,22(5):61-67.

[9]唐应华,陆吉虎,吴培培,.免疫增强剂对禽流感疫苗免疫持续期、安全性和淋巴细胞转化的影响[J].江苏农业学报,2014,30(4):821-825.

[10]于晓明,侯立婷,张元鹏,.免疫增强剂提高猪口蹄疫灭活疫苗免疫效力的研究[J].中国预防兽医学报,2019,41(8):830-835.

[11]施程洪,朱明旺,王继华,.口蹄疫灭活疫苗免疫增强剂的可行性应用分析[J].中国预防兽医学报,2014,36(1):58-62.

[12]麻名汉.液体发酵饲料对断奶仔猪肠道健康的影响探究[J].现代畜牧科技,2017,(6):50.

[13]张宝荣,唐玲玲,高圣玥,.发酵饲料对断奶仔猪血液生化指标和免疫性能的影响析[J].畜禽业,2018,29(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