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猪伪狂犬病的免疫方法探讨

猪伪狂犬病的免疫方法探讨

2021-05-31      

摘要:近年来,猪伪狂犬病病毒在国内猪场的阳性感染率居高不下,严重威胁养猪业的健康发展。而由于养殖户病急乱投医,疫苗选择随意,疫苗特性与程序不对称,首免日龄不正确,免疫效果往往事与愿违。经过多年的免疫实践,笔者认为,搞好猪伪狂犬病的免疫防控,必须抓住病毒易感的关键时间节点,避开母源抗体干扰,选用高效安全疫苗,并科学掌握免疫的时机和方法,才能达到比较理想的效果。

关键词:猪伪狂犬病;免疫方法;

1  常用的疫苗种类
猪伪狂犬病毒属于甲型疱疹双链DNA病毒,虽然只有一个血清型,但毒力有强弱之分,毒株的致病性也有高有低。近年来,我国科研团队已经分离到多个不同的毒株,证明猪伪狂犬病毒毒株已经发生变异,且不同毒株感染同一动物时,病毒可以重组,产生更强毒力的毒株,引起新的疫情暴发。因此,对合理选择疫苗预防控制该病提出了较高的要求。目前,用于预防控制与净化猪伪狂犬病的疫苗很多,现简要分述于下。
1.1  灭活疫苗
灭活疫苗的制备,主要通过将PR病毒接种到鸡胚或敏感细胞进行增殖,当病毒滴度达到要求或细胞出现典型的病变后收获病毒,然后经过灭活加入佐剂而制成。灭活疫苗安全性较高,不易引起散毒与潜伏感染,在世界各地区都有应用。但灭活疫苗也存在一定的缺点,因其不能将内源性抗原提呈给免疫系统,难以诱导细胞毒T细胞产生反应(CTL),所以很少或不能引起细胞免疫,只会产生体液免疫;同时,接种灭活疫苗后产生的抗体滴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下降,因此,需要重复接种,且免疫剂量较大,成本费用较高,有时还会发生过敏反应。
1.2  常规自然缺失弱毒活疫苗
常规意义上的弱毒活疫苗,是将分离到的野毒株经非猪源细胞反复传代,加入突变剂培养而获得的疫苗。国际上主流毒株都是Bartha和Buk株。目前,国内猪场使用较多的常规基因缺失疫苗有Bartha株、SA215株、HB-98株和BUK株等。其中,广泛使用的是gI/gE双基因缺失PR弱毒冻干活疫苗(Bartha-k61。也叫k61)。
由于其双基因缺失,能够阻断弱毒株的回复毒力,并可以与野毒相区别,一般而言,自然基因缺失弱毒活疫苗具有良好的免疫原性,且安全性高,价格又低廉,一直在防控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自然缺失弱毒苗的缺点是主要的毒力基因TK基因没有缺失,毒力未经充分致弱,有可能返强而致该病重新流行,同时还存在造成潜伏感染或向未免疫生猪散毒的可能性。
1.3  基因工程疫苗
近年来,对猪伪狂犬病病毒的基因组结构、基因缺失对病毒生物学性质和免疫原性影响的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一系列猪伪狂犬病基因工程疫苗被开发出来。目前主要包括:基因工程缺失弱毒活疫苗、核酸疫苗、亚单位疫苗、重组病毒疫苗等。
1.3.1  基因工程缺失弱毒活疫苗
上世纪80年代初,基因工程缺失疫苗研发成功。第一代基因缺失疫苗是指缺失PRV一个主要的毒力基因(如TK)获得的疫苗,该疫苗具有较高的安全性,30~35日龄仔猪接种后能产生中和抗体,并在遭受攻毒后可表现再次免疫应答,给猪群提供有效的保护。如四川农业大学郭万柱教授团队研制成功的猪伪狂犬病SA215(TK基因缺失)活疫苗,就是我国第一株动物病毒基因工程疫苗。
由于TK基因属于酶蛋白基因,不能用血清学方法区别免疫接种猪与自然感染猪,要将此区别开来必须缺失相应的糖蛋白基因,鉴于此,研究人员在TK基因缺失的基础上又缺失了相应的糖蛋白基因而构建了含TK基因缺失的双缺失和多缺失疫苗株,进而研制成功第二代基因缺失疫苗。试验表明,其显著特点是可以通过血清学方法将免疫接种猪与自然感染野毒的猪相区别,有利于精准防控,为伪狂犬病的根除提供有力支撑。
据报道,世界上第一个注册使用的PRV基因工程疫苗OM-NIVAC-PRV就是TK基因缺失疫苗。此后,PRV Ea TK-/gG-、TK-/gE-疫苗株、PRV闽A TK-/gC-、TK-/gE-等毒株相继研发。其中应用较多的有TK-/gC-、TK-/gD-、TK-/gE-、TK-/gC-等双缺失疫苗株和TK-/gE-/gG-三缺失疫苗株。
基因工程缺失弱毒活疫苗的优点是,缺失了目的基因的几百甚至几千个碱基,缺失区域明确,所以返祖的可能性极小。测定结果表明,这些疫苗株均具有较好的安全性、良好的遗传稳定性和很强的免疫原性,免疫动物都能获得较强的保护力。但该疫苗对储存和运输条件要求非常严苛,现实情况下一般猪场难以保证,进而可能影响到实际的免疫效果。
1.3.2  核酸疫苗
核酸疫苗又称为DNA疫苗或基因疫苗,是指将一种或多种抗原编码外源蛋白质的核酸表达载体注射入动物机体,以激发机体产生针对外源蛋白质特异性的免疫应答。其主要优点是能够同时激活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避免潜伏感染,不受母源抗体干扰,安全性高,免疫期长;缺点是虽然可以产生较高的抗体水平,但对强毒攻击的保护力不太理想。
1.3.3  亚单位疫苗
亚单位疫苗是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将PRV的保护性抗原基因进行克隆并在原核或真核系统中高效表达所获得的产物制成的疫苗。因其具有抗原递呈与免疫增强的双重作用,不含核酸遗传物质,接种后不会产生持续感染或潜伏感染,产生的免疫应答可与野毒感染相区分,有利于疫病的控制和消灭。但由于生产成本较高,免疫原性不及弱毒疫苗及灭活疫苗,因此应用受到限制,目前仅限于一些特殊情况下使用。
1.3.4  重组活载体疫苗
由于伪狂犬病的病毒宿主范围和基因组都比较大,可在不影响PRV毒株增殖的同时插入一个或多个外源基因而重组获得活载体疫苗。目前,主要有以腺病毒为载体的重组疫苗、以猪痘病毒为载体的重组疫苗及直接以猪伪狂犬病毒为载体的重组疫苗等。
重组疫苗优点是载体病毒较稳定,免疫原性持久,能够诱发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避免弱毒活疫苗和灭活疫苗免疫的缺陷,接种方便安全,免疫谱相对较广。比如,接种以猪伪狂犬病毒为载体的重组双价疫苗,能使猪同时获得对PRV和CSFV两种强毒攻击的保护,因此,重组活载体疫苗不仅对伪狂犬病有很好的防控效果,而且对其它病毒类病的免疫防控也有良好的应用前景。

2  疫苗的动态选择
选择疫苗通常由毒株、效价、佐剂三方面进行评估,从而确定其安全性与有效性。研究表明,常规灭活疫苗、常规弱毒活疫苗以及基因缺失疫苗都有各自的优缺点,在生产中可根据具体情况动态选用。当然,选择疫苗时,能够通过疫苗免疫血清与流行毒株的交叉中和实验,依据中和效价的高低来选择更为科学合理。
2.1  重视毒株的匹配
近年来,在实施猪伪狂犬病预防控制与净化根除中,使用基因缺失疫苗已成为主流趋势,现有疫苗Bartha株、HB-98株、 SA215株和BUK株仍然发挥着主导作用,其中大部分国产和进口疫苗采用的均是Bartha毒株(代表产品是Bartha-K61株)。由于用其免疫能与自然感染野毒相区分,免疫原性好,免疫后能产生坚强的免疫力,对预防猪伪狂犬病经典株和变异株均有效,且安全性高、无毒力返强等风险,目前不少国家都在推广应用,免疫效果也比较理想。
一般情况下,对于正在暴发流行的猪场或野毒阳性猪场或免疫效果不好、抗体水平显著下降的猪场,应选用与其流行毒株相一致的弱毒活疫苗,对全猪群进行紧急预防接种,以期迅速而全面建立免疫保护控制传播;在疫情稳定后,则以使用灭活苗为主,以期获得稳定而较持久的抗体水平,并减少因使用弱毒活疫苗带来散毒的可能性。比如,对于伪狂犬野毒阴性猪场的常规免疫,建议使用基因缺失灭活苗。
2.2  充分考虑疫苗的效价和佐剂
效价即抗原含量。我们知道,免疫主要是通过特异性的抗原来产生特异性的免疫力来预防特定疾病的,因此疫苗每头份中抗原含量的多少,决定着疫苗的效价水平。目前,猪伪狂犬病疫苗的抗原含量单位用CCID50或TCID50(即半数细胞感染量)来表示,由于厂家不同,所生产疫苗的抗原含量有所差异,选购疫苗时不能仅看价格高低,而要参看抗原含量的高低,选择抗原含量高的产品。
疫苗的佐剂通常分为增强型和普通型,油佐剂一般属增强型佐剂,水佐剂则包括普通型和增强型两种。这些佐剂性能特点各异,不能笼统的分出优劣。
一般来说,油佐剂疫苗抗体产生较慢,但能获得稳定而较持久的抗体水平,缺点是应激相对较大;水性佐剂疫苗,抗体产生快,高峰期高,应激较小,但抗体维持时间较短,容易出现波动。因此,选择水佐剂或油佐剂疫苗,主要看免疫的对象和目的。如果给经产母猪接种,想利用疫苗快速产生高峰的特点,保证母猪在产仔时获得较高的母源抗体专门保护新产仔猪,通常选用水佐剂疫苗较好;如果想通过母源抗体既保护仔猪又保护母猪本身,则应选用油佐剂疫苗,这样有利于保证母猪长时间处于较高而平稳的抗体水平。
近年来,随着基因缺失疫苗的研发,水包油佐剂的伪狂犬病疫苗已经上市,这类疫苗既能降低油佐剂疫苗应激大的缺陷,又能维持油佐剂抗体持久、均匀度好的优势;同时,高效价配以合适佐剂,可以产生更高水平的免疫力,有效阻断病毒循环传播,有利于伪狂犬病的控制与净化,各类猪群均可选用。

3  正确掌握免疫时机与免疫方法
防控实践表明,猪伪狂犬病疫苗的首免时机选择很重要,免疫次数也并非越多越好。只有抓住伪狂犬病毒易感的关键时间节点,掌握正确的免疫程序和操作方法,确保防控不留死角,才能达到理想的防控效果。
3.1  首免时机的选择
猪伪狂犬病疫苗的首免时间主要是由母源抗体决定的,同时,还要考虑猪场既往感染压力与使用疫苗质量的高低。当前,伪狂犬疫苗因厂家不同抗原效价参差不齐,免疫程序也应相应调整,不能凭经验一套程序“打天下”。一般而言,疫苗效价越高,产生的免疫力越强,仔猪获得的母源抗体也就越高,相应的首免时间就要推迟些。近年来,由于防控压力较大,首免时间提前成为各猪场普遍存在的问题,导致母源抗体和疫苗抗体相互作用,相互抵消,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根据经验,在猪场管理水平较高,周围环境压力较小的情况下,如果母源抗体水平较高,首免日龄就要尽量往后推。不过,由于使用疫苗的差异,产生的母源抗体持续时间不一,在确定首免时间时,最好先对仔猪进行抗体检测,然后再根据抗体衰减规律,制定个性化免疫程序。
跟踪测定显示,一般母猪使用高效价基因缺失疫苗免疫后,新生仔猪获得的母源抗体都比较高,一般在10-12周左右仍有保护力,所以仔猪的最佳首免时间就应安排在10-12周龄;如果用的是低效价疫苗,母源抗体水平低只能维持3-4周龄,仔猪就应在3-4周龄实施首免。鉴于近年来高效价基因缺失疫苗普遍推广使用的实际,建议正常猪场,于70日龄左右进行小猪首免,首免后间隔3-4周加强免疫一次;而既往感染压力较大的猪场,还应提前对新产仔猪进行滴鼻免疫。
3.2  滴鼻免疫的操作
调查发现,母源抗体、野毒感染等的干扰,是造成免疫失败的主要因素,如果猪场感染压力持续加大,临产母猪抗体水平低下,则应提前实施仔猪免疫接种,特别是周边省份及本地有猪伪狂犬病流行时,为迅速有效抑制病毒感染,同时免受母源抗体干扰,提早对新生仔猪实施滴鼻免疫不失为一种十分有效的补充免疫手段。
滴鼻免疫属于粘膜免疫范畴,母源抗体干扰较小,能够快速释放抗原,因此成为近年猪伪狂犬病防控中的热门话题。建议在仔猪1-3日龄进行,疫苗应选用基因缺失弱毒活疫苗,佐剂以生理盐水为好。根据免疫经验,滴鼻操作时若使用一般针管,不仅剂量很难把握,而且容易被猪喷出,为避免疫苗浪费,提高免疫效果,滴鼻免疫最好使用专用滴鼻器(以雾化液体形式分散,可增加吸收面积),剂量每头仔猪1ml,每个鼻孔各0.5ml。要求滴鼻后仔猪鼻孔保持朝上姿势一定时间,以利于疫苗的充分吸收。对于感染压力较大的阳性猪场,一般1-3 日龄首免滴鼻后,隔4周加强免疫1次,到10周龄再肌注1次灭活疫苗。
3.3  合理制定程序实施免疫
相关调查表明,由于有些猪场只重视母猪与种猪的免疫,而忽视育肥猪的免疫,导致育肥前期容易出现免疫空白;加之,疫苗选择随意,疫苗特性与程序不对称,首免日龄不正确,免疫剂量不足等因素,使育肥期猪群不足以抵御强毒攻击而感染;此时临床出现咳嗽症状,更无法阻挡病毒的循环传播,导致母源抗体消失后的猪群感染,gE转阳并排毒,使整个猪场的感染压力骤然上升。
根据经验,检测猪场有无阻断病毒循环,可在母源抗体消失殆尽(即16周龄以上)后检测gE抗体。如果gE是阳性,提示一定是感染了野毒,如果是阴性,则表示没有野毒存在,因此,通过检测育肥猪野毒感染情况,结合母源抗体检测,再制定个性化免疫程序,对防控伪狂犬病有着重要的意义。对于经常使用基因缺失疫苗的猪场,一般免疫程序为:生长育肥猪70天首免,30天后加强免疫1次;后备母猪配种前30天免疫1次,间隔30天加强免疫1次;经产母猪每4个月免疫1次,产前1个月左右再加强免疫1次;新留种公猪间隔30-40天免疫2次,以后每4个月免疫1次。
猪伪狂犬病防控始终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究竟使用哪种疫苗?执行何种免疫程序?应用哪种免疫方法,都应依据母源抗体检测与血清学监测情况,并结合发病临床症状与本场、本地区流行状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