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种用外三元母猪培育对策

种用外三元母猪培育对策

2021-03-31   829 views   

摘要:受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及对引种的谨慎,部分猪场将本场生产的杜长大商品代育肥猪中的部分母猪留作种用,以补充或扩大种群。本文通过调查与研究,分别对种用杜长大三元母猪后备期、妊娠期、哺乳期的饲养管理提出具体培育策略,以期解决杜长大三元母猪作为种用存在的繁殖问题。

关键词:三元母猪;繁殖性能;培育策略

受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及对引种的谨慎,部分猪场将本场生产的杜长大商品代育肥猪中的部分母猪留作种用,作为母本繁殖后代[1],以补充或扩大种群,达到恢复生产或扩大生产的目的[2]。调查结果与研究表明,相对二元母猪,杜长大三元母猪存在发情率、受胎率、分娩率低,窝产仔总数和窝产健仔数少,头胎仔猪腹泻较严重,仔猪成活率较低,母猪泌乳力和后代生长肥育性能较差,二胎综合征较为明显,母猪淘汰率和难产比例较高以及易应激、抗病力差等问题[3-4]。由于杜长大三元母猪与长大二元母猪的遗传性状和培育目的存在差异,部分猪场三元后备母猪的选留及饲养技术不够规范,决定了从商品代育肥猪中选留的杜长大三元母猪与经选育、专用于繁殖母本的长大二元母猪的繁殖性能存在较大差异。本文通过不同规模猪场杜长大三元母猪繁殖性能的调查分析,结合部分研究成果,提出杜长大三元母猪作为种用的培育对策。

1 后备期饲养管理策略

1.1 隔离驯化  研究表明[5],对后备母猪饲喂流行性腹泻病毒污染的饲料可以显著降低母猪发病率和哺乳仔猪死亡率,对后备母猪进行猪细小病毒病的免疫可以降低其与猪圆环病毒的混合感染和繁殖障碍的概率。因此,后备母猪的隔离驯化在其培育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隔离驯化时间应不少于9周。第1周让后备母猪适应新的饲养环境并进行常规保健,第 2~5周用猪口蹄疫、伪狂犬病、流行性腹泻、猪瘟、乙型脑炎、细小病毒等疫苗进行免疫驯化,第6~7周后备母猪与健康的老母猪或待上市育肥猪混群进行呼吸道驯化,第8~9周让后备母猪接触保育猪粪便或唾液进行消化道驯化。驯化结束后开展相应抗原与抗体的检测。

1.2 营养调控  杜长大三元母猪的生长速度较快,后备母猪容易出现体重超标,影响其繁殖性能。第4次选留后开始使用专门的后备母猪料,不能饲喂商品猪料,调节改善三元后备母猪体成熟与性成熟至同步发育,为终身繁殖力储备繁殖需要的各种营养物质。

相对二元母猪,三元后备母猪料应适当提高有机微量元素、维生素、氨基酸和纤维素等功能性物质添加量,以促进后备猪性腺发育与性成熟[6],控制好膘情和体重,达到体成熟和性成熟同步的目的。建议杜长大三元后备母猪饲料的日粮营养为:消化能13~13.5MJ/kg、粗蛋白15.5%~17%、粗纤维5%~6%、赖氨酸0.65%~0.8%、钙0.85%~1.0%、磷0.65%~0.8%、VE150mg/kg、VC100 mg/kg、叶酸5 mg/kg、生物素600ug/kg、VA 8000-10000IU、VD 2500-3000IU。考虑到三元母猪增重快的特点,在75~80kg 应逐渐控制采食量,平均饲喂量为2.5~2.7kg/d。在7.5~8月龄时,背膘应保持在14~16mm,体重120~130kg。配种前2周,短期优饲有利于增加排卵数,日饲喂量3.5 kg/d或自由采食,适量补充 VA、VD、VE 等维生素,背膘达到16~18mm。75~130kg 阶段限饲并添加矿物元素和维生素,可促进母猪运动系统和生殖系统的发育[7-8]。

1.3 环境控制  三元母猪肌肉发达,骨盆较窄,易发生应激和难产,尤其是夏季热应激。凉爽季节初配日龄早,且拥有更好的生长速度、体重和背膘厚[17],建议环境温度为18~23℃、湿度为 55%~70%。
母猪对光照时间和光照强度有阈值,光照制度是影响猪群繁殖性能的重要因素。将后备母猪在9h光照和15h光照下饲喂至首次配种,结果发现长光照组比短光照组后备母猪的初配日龄平均减少9.2d[9]。长光照刺激下丘脑-垂体-卵巢轴,通过黄体生成素释放激素的分泌调节生殖性能。建议后备母猪每天保持16h光照,强度为200~350Lux。

大栏饲养能让母猪充分爬跨和适当活动,从而促进发情。建议后备母猪饲养于大栏内,每栏6~8头,每头猪占栏面积不低于2m2,最好做到3m2/头以上,以便有足够的运动空间。也可以在隔离区建立运动场,有计划增强母猪运动。

1.4  诱情配种  初情期可以影响后备母猪的繁殖性能和寿命,初情期较晚的后备母猪繁殖性能要比初情期早的差。三元母猪发情困难的比例相对较高[10],诱情工作更显得重要。在156~170日龄开始诱情,记录首次发情时间和发情评分。
后备母猪在性成熟前与成年公猪接触,可促使后备母猪提前达到初情期。但在非洲猪瘟背景下应慎用公猪直接诱情。160日龄左右开始对三元母猪诱情,有更好的静立反射和发情率。每次喂料后1~2 h内,使用诱情气味剂,每天2次,每次20 min,做好情期记录。同时配合适当运动(每天0.5 h,每周3次)、合群、调栏和人工刺激等方法诱情。诱情2周后无发情症状的肌注 PG600,注射后7d仍不发情的或发情状态不明显的退出后备母猪群。借助外源激素的调控,可以提高三元母猪的发情质量和窝产仔数[11]。为保证后备母猪的利用率,生长速度快的母猪应提前诱情,生长速度慢的母猪则推迟诱情。因为高生长速率母猪在诱情后30d内发情率更高[12]。

每天查情 2 次,发情鉴定以静立反射为主,其他发情迹象为辅。鉴定时,如果发情表现不明显,需要更加细心观察。结合用公猪(出于生物安全考虑,慎用)、诱情剂、模拟公猪声音、人的五步法刺激、用手感触阴户分泌物的黏度,以判定母猪是否发情。初配时间可以比二元母猪推迟一个情期,初配体重比二元母猪多15~30 kg,即第3个情期、230~240日龄、背膘18~20 mm、体重135~150kg、出现静立反射后尽快完成配种,共配种3次,每次间隔10~12h,有利于提高繁殖性能,延长母猪使用年限,降低第二胎淘汰率[13]。

三元后备母猪体型较短,后代整齐度较低,杜洛克血统占50%,因此,要根据猪场实际,优选无亲缘关系的终端父本。一般情况下,大约克夏作为首选父本,长白作为次选父本,也可以使用去应激基因的皮特兰公猪,不建议选择杜洛克公猪。配种时使用诱情剂或模拟公猪声音和五步法并用,有利于母猪宫颈收缩、提高配种率和产仔数。配种时应保持环境安静,减少各种因素造成的应激。应固定精液来源并对特定病原进行检测,配种前对精液质量进行检测,保证精子活力和精子数。

2 妊娠期饲养管理策略

三元初产母猪采用“低中高”饲喂模式,适当降低营养浓度(净能比二元母猪降低150~200kJ左右),使用优质膳食纤维,粗纤维含量达7%,最好能补充青饲料。使用优质生物发酵饲料或者屎肠球菌等益生菌,促进肠道健康。特别需要补充VE、VC、叶酸、生物素、β-胡萝卜素等营养素和有机微量元素硒、铬、锌、锰、碘等,以促进卵巢和卵泡的发育,增加子宫角的体积,促进胚胎发育和成活,提高产仔数,减少弱仔和死胎,减少应激。每2周对妊娠母猪背膘进行测定,将背膘控制在 20~22 mm。

2.1 妊娠前期(0~28 d)  是胚胎着床的关键时期,高饲喂量会抑制孕酮的分泌而影响胚胎着床和发育。头胎母猪配种后3d内严格控料,不得高于1.8kg/d,之后逐渐增至1.8~2.2 kg/d,并在饲粮中添加中短链脂肪酸、甘氨酸锌和VE,能提高妊娠母猪孕激素,有利于胚胎着床和发育,减少胚胎损失[14],弥补三元母猪卵巢可能存在的发育缺陷。同时,减少或避免各种应激,特别是踹打、转栏、混群、高温(32℃以上)、霉变饲料、疫苗接种(尤其是灭活苗)。

2.2 妊娠中期(29~83d)  是胚胎各系统和器官完成分化发育的关键时期,也是神经系统和大脑发育的易损时期。饲料中需要充足的维生素、微量矿物元素和平衡的氨基酸,以减少氧化应激;选用优质的膳食纤维,增加并延长饱腹感的时间,降低饥饿导致的应激,减少刻板行为,充分锻炼肠道的发酵功能,为哺乳期的高采食量做准备[15]。饲喂量根据膘情调整,以5级评分制的3分为宜。

2.3 妊娠中后期(84~94d)  是母猪乳腺发育的关键时期,过高的营养浓度特别是脂肪会引起乳腺组织脂肪沉积过多,导致泌乳期奶水不足。此阶段应该降低日粮中能量水平,饲喂量2.0~2.2kg/d。
2.4 妊娠后期(95d至分娩)  重点是控制初生重,减少难产频率。杜长大三元母猪胚胎数量相对较少,需要避免胎儿过大而导致难产,不应过分追求仔猪初生重,头胎初生重目标宜控制在1.2~1.3kg,二三胎控制在1.3~1.4 kg。攻胎延迟至95~100d开始,不建议使用哺乳料攻胎,而是选用能量、蛋白较低的妊娠后期料饲喂至母猪上产床。同时,饲料中添加微生态制剂或饲喂生物发酵饲料以防止便秘。饲料中补充有机铁、有机硒和氨基酸、维生素,以提高产活仔数和产后生长速度,减少繁殖应激;适当增加钙的供给(钙0.95%~1.15%、有效磷0.45%~0.50%),提高宫缩力量,避免产后瘫痪。产前一周转入产房适应新环境,控制舍内温度为18~25℃、湿度为55%~70%,减少噪音干扰。

3 哺乳期饲养管理策略

3.1 营养调控  哺乳期在生产中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哺乳母猪的采食量制约着断奶窝重、发情-配种间隔及后续胎次的产能。三元母猪抗氧化应激能力差,在饲粮中添加抗应激物质和改善动物福利(移入产床前用温水将母猪全身洗刷干净)有利于减少分娩时的应激,提高母猪采食量的同时改善初乳质量。哺乳期背膘厚应控制在20~22 mm,断奶时背膘损失小于3mm。饲料中补充酵母和膳食纤维,添加优质油脂和动物蛋白,或使用生物发酵饲料,可以提高母猪采食量和断奶窝重,减少背膘损失和断奶-配种间隔,避免三元母猪二胎综合征发生[16-17]。

分娩当天饲喂红糖200~250g+盐30g+麸皮300~500g+水5kg,产后第1天喂料0.75kg,产后第2天喂料1.50kg,第3天开始按0.75kg/d的饲喂量逐日递增,至产后第7天实现完全自由采食,采用每天分5~6次投料,尤其是晚间投料2次可以提高采食量,特别是舍温高于28℃时。

饮水量与采食量呈正相关,随着泌乳量增加,饮水量与采食量的相关性增强。饮水量不足会降低乳腺的泌乳功能,因此,应供应充足、清洁、适温的饮水。
3.2 炎症控制  三元母猪的产道狭窄,产程长,易出现难产,导致产道感染,降低仔猪出生后的活力。因此,要保持分娩舍的安静,温度保持在 20℃~23℃,湿度保持在55%~70%,减少各种应激发生,及时、正确处理难产,避免引发子宫内膜炎。便秘与难产呈正相关,使用优质生物发酵饲料或优质动物微生态制剂可有效减少便秘发生。

分娩前使用0.1%高锰酸钾温水擦洗母猪乳房及后躯,起到消毒、按摩作用,同时促进催产素的分泌。分娩后7d内,适当使用干粉消毒剂,既能起到消毒作用,还能祛氨除臭,减少应激,而且不会提高猪舍湿度。母猪分娩结束后体能消耗大、宫缩能力相应减弱,子宫内残留的胎衣碎片、血液及组织渗出物如果不能及时排出,易发生三联症。建议在分娩过程中及胎衣排出后输液(缩宫素,恩诺沙星或林可霉素+氟尼辛葡甲胺),以补充体能损耗,减少疼痛和炎症因子的产生,促进子宫内异物的尽快排出。
3.3 强化护理  由于三元母猪产仔数少,头胎母猪的奶头容易被空置,通过人为干预把仔猪转移到空闲的乳头上,确保有效乳头全部有仔猪吮乳和刺激,以促使初产母猪乳腺良好发育,保持其后一生的泌乳力。三元母猪的乳汁相对较少,母性不太强,需要加强对仔猪的护理,人工辅助吃好初乳,补充液体奶。避免各种应激,尤其是热应激。热应激会大幅度降低三元母猪采食量,从而减少泌乳量,使断奶仔猪数减少,母猪发情间隔延长,甚至断奶后不再发情。

三元母猪头胎断奶正常再发情率低于二元母猪,需要减少母猪失重,保持合理的断奶膘情。断奶后饲喂高能饲料(继续饲喂哺乳母猪料),每天饲喂150~200 g葡萄糖,断奶当天注射 VE针或在饲料中添加VE,以缩短断奶发情间隔,提升二胎繁殖效率。淘汰产仔数低、产后炎症严重、发情差、母性差的母猪。

2 小结与讨论

杜长大三元母猪作为种用,其培育方法、营养需求等方面的研究并不很多,积累的数据也不够充分。从现有的研究和一些猪场的数据分析来看,虽然三元母猪的繁殖性能与二元母猪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如果能加强饲养管理,进行精细化培育,还是能较好地解决三元母猪种用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并取得较好的生产成绩。

对配种、妊娠和分娩哺乳期进行精细化饲养管理,完善生产流程,加强环境控制,提供适宜的温度、湿度、密度、光照度、空气清新度、卫生洁净度,提高猪群抵抗力,最大限度发挥三元母猪的生产性能。
建立完善的生物安全体系,堵截非洲猪瘟病毒等病原微生物进入猪场,降低猪场内外环境中的病原载量。根据猪场实际情况制定科学的免疫程序、保健程序、消毒程序及驱虫程序,提高猪群的健康度。建立预警系统,经常性开展科学检测与实时动态监测,及时发现问题、分析问题与解决问题。

生物发酵饲料富含活性益生菌、功能性小肽、有机酸及多种代谢产物,能提高母猪繁殖性能和免疫功能[18],改善肠道健康,调节肠道微生物菌群平衡,降低母猪便秘发生率,减少难产发生;具有良好的适口性,能提高哺乳期母猪的采食量;生物饲料经过发酵,降解了大分子营养物质,利于养分的消化吸收,减少代谢负担,降低环境氨气含量,改善空气质量。

参考文献

[1]张军辉,马军红,韩杰,等.从三元商品代母猪中选留母猪的技术[J].北方牧业,2019(24):25-26.

[2]杜华,陈方钦,张运强,等.非洲猪瘟背景下三元商品母猪的选择与培育[J].中国畜禽种业,2019,15(9):43-44.

[3]刘自逵.三元母猪的乳腺发育问题应引起足够重视[J].猪业科学, 2019,36(11): 126-127.

[4]刘庆伟,王春强,刘兴辉,等.不同品种母猪产仔性能的比较研究[J].现代畜牧兽医. 2018,(10):29-31.

[5]Meszaros I,Olasz F,Csagola A, et al.Biology of Porcine Parvovirus (Ungulate parvovirus 1) [J]. Viruses, 2017, 9(12): 393.

[6]杨有福,李想,毕小娟.改良三元母猪产仔少的培育指标[J].国外畜牧学-猪与禽,2019,39(11):65-67.

[7]Klaaborg J,Carl T N,Bruun T S,et al.The effect of feeding strategy during rearing in a commercial setting on gilt body condition, lactation performance and culling rate in modern sows nursing large litters [J]. Livestock Science, 2019, 228:144-150.

[8]孙亚楠,刘双,黄强,等.非洲猪瘟背景下的三元商品母猪养殖策略[J].猪业科学,2020,37(3):122-124.

[9]De Rensis F,Ziecik A J,Kirkwood R N.Seasonal infertility in gilts and sows:Aetiology,clinical implications and treatments[J].Theriogenology,2017,96:111-117.

[10]Iida R,Koketsu Y.Delayed age of gilts at first mating associated with photoperiod and number of hot days in humid subtropical areas[J]. Animal Reproduction Science, 2013, 139(1-4):115-120.

[11]石晓芳.公猪诱情对后备母猪初情期的影响[J].畜牧兽医杂志,2015,34(3):124-125. 

[12]彭维刚,尹训强,施增斌.三周批生产后备母猪同期发情应用报告[J].今日养猪业,2017(2):38-40. 

[13]Magnabosco D, Cunha E C P, Bernardi M L, et al. Effects of age and growth rate at onset of boar exposure on oestrus manifestation and first farrowing performance of Landrace ×Large white gilts[J]. Livestock Science, 2014,169: 180-184.

[14]胡旭,孙旭燕,宁明刚,等.三元母猪繁殖循环的关注点[J].猪业科学,2020,37(1):138-139.

[15]Ye Q, Cai S, Wang S, et al. Maternal short and medium chain fatty acids supply during early pregnancy improves embryo survival through enhancing progesterone synthesis in rats [J].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al Biochemistry, 2019, 69: 98-107.

[16]朱秋凤,邵彩梅,张卫辉,等.膳食纤维在母猪生产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中国畜牧杂志, 2017, 53(9): 21-25.

[17]Grela E R, Czech A, Kiesz M, et al. A fermented rapeseed meal additive: Effects on production performance, nutrient digestibility, colostrum immunoglobulin content and microbial flora in sows[J]. Animal Nutrition, 2019, 5(4): 373-379. 

[18]苏丽娟,周学光,陈歆歆,等.掌握好后备及头胎母猪生长发育规律与营养需求来降低二胎综合征的初探[J].养猪,2018(3):2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