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养猪人写给母亲的信 | 4年,从落榜生到养猪场长,妈,谢谢你一直为我骄傲(长篇感人)

2020-05-12   31 views   

今天,是母亲节。妈,我给你弹一曲吧,《听妈妈的话》。

妈,空闲的时候,我常常会看看我们的合照,时常会想,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大概是不会成为一个养猪人的吧。

妈,我现在终于实现当初对你的承诺啦。我现在也是个场长啦。现在养了好多好多的猪。妈,你看到了吗?

你记不记得,2016年那时候,那年我高考失利。本以为十拿九稳的考试,最后却在语文一科上翻了船,我好难受啊那时候。当时心里乱成一片麻,是去上贵族本科?还是赌一把复读?复读的话又有多少把握?……左手是遥不可及的大学梦,右手是我们一家承受不起的高额学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跟你们说。

那天我从屋里跑出去,一口气跑去坎北那座小山顶上。我想起以前曾经在这里发过的誓,想起以前还跟你说想要去当白领,还要创业……我想大喊大叫。最后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就坐在顶上哭。最后还是自己走了回去。

我想你是猜到了我的情况的,我爸当时好几次忍不住想要问我,最后都被你挡了回去。你在等我自己做出决定。

每次每次,总是你的温柔在包容我。

现在我才明白,那样的时刻是多么珍贵。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幸福。

如果我能再早一些明白,如果我能再果敢一些……

可是我的觉悟太慢,我的回应还是太迟!我到底失魂落魄了多久呢?那时候我以为人生最黑暗的时刻不过如此。

而我现在只觉得,如果一切只是那样就好了。

如果只是那样,那我宁愿用我一切所有来交换。

但是没有如果,现在,你已经不在了。

突闻噩耗

你的病来的让所有人猝不及防。我知道你之前就有胃痛的小毛病。但那天你竟然突然咳出血来,我吓了一跳。直接拉着你去看医生,医生又让我们去大医院做更专业的检查。你那时还拍着我肩膀安慰我说,不会有事的,肯定只是小毛病。我和爸坚持带你去检查,结果最后查出来,确诊了是胃癌。

胃癌。

你拿着报告单,发了很久的呆。还是爸说“先回家”。我们才扛着你一起回到了家里。

到了晚上你好像才回了魂。

冒出来第一句是:“我们不治了吧?”

“必须得治!”

我没等爸开口,直接脱口说了出来。“我不念书了!”

你当时看着我的眼神好半天,才又低下头去。我想我当时的眼神肯定很凶吧!你知道不可能再劝我读书,最后才叹气;“打工、种地,或者搞养殖?”

“我要挣钱治好你的病!我要去养猪!就算考不上大学,养猪我也一样可以是养猪状元。”

这是我当初进入养猪这一行最开始的故事。

那时候我连外三元和二元杂的区别都分不清,还是靠爸和老乡们牵关系,才弄来的猪苗,开始养。

养了之后我才开始发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怎么样防蝇防鼠,怎么样处理粪便,怎么样管理猪舍,怎么样给小猪打疫苗……那时候我全都不会,要经常跟人请教,一点一点地学。你都不知道,那时候我第一次遇到猪在“划船”,整个人都傻了,急急忙忙跑去搬救兵,又是用了璜安,又是复方磺胺嘧啶钠,又是硫酸镁加甘露醇……用了几天才治好。差点这头猪就没了,还是我运气比较好。

那时候我经常陪着你去医院治疗,那时候你胃口总不好,头发也掉的很多,人越来越瘦了。但是总是强打精神跟我多说话,问我养猪那些事,让我好好养。我也就挑着好的说。只要让你高兴,我想都是好的。

大多数时候,其实我还是很迷茫。刚开始决定养猪,很多人都替我感到可惜。有时候和其他老乡在一起,我还是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同学都进到大学了,我最怕的还是他们,特别是以前的兄弟,问起我的情况。索性就把QQ号都删了,微信全部屏蔽。就当一切全都从新开始。那段时间感觉很压抑,生活就是要强奸我,我能怎么办呢?我无可奈何。难道要对着圈里的猪生气吗?

那时候我只想放弃思考。让自己变得麻木或许就好了。我只希望,至少不会让你看到这样的我

养猪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有时候是长寄生虫了,有时候是应激了,有时候腿没力了站不起来……有时候总是治不好,我就特别急,饭也吃不下,时时刻刻都要去猪圈盯着。那时候,我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行。

阿诚

过了半年,我高中的兄弟阿诚突然来看我了,还是背着他那把吉他。那天我还在喂猪,他就那么突然就出现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我问他,我以为自己早就斩断过去的一切了。

阿诚还是他那种风格的回答:“你说过你老家在哪啊,然后你虽然屏蔽了朋友圈,但是我看得到你点过右下角的文章啊,所以我知道你在干嘛。”

阿诚的脑子总是很好用。

“那你来干嘛?过来看我怎么喂的猪?”

他那时没有回答,就看着我喂猪。我也不说话。好半天,他突然说,我给你弹首歌吧。

然后就抱着吉他弹起了那首《老男孩》。这首歌以前在宿舍他经常弹,也教过我弹。

没有哪一刻这首歌让我这么感动过。我听着听着就流泪了。阿诚就那样继续唱。

结束的时候,我抹了一把眼睛:“你跟我一起去看看我妈吧。”

那时候你已经住院了。进门之前,我特意调整了一下表情。阿诚看我望着他,就自然答了一句:“我知道怎么做。”

你看到我带了其他朋友来,果然很高兴。又问了阿诚很多问题。阿诚的嘴一向很甜,很会说话。你和他聊得很好。我坐在一边,好像第一次松了一口气。心底好像有一座大山暂时消失了。

阿诚给我们照了一张合照。照片里,你笑得很开心。

回去的时候,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跟阿诚说:“这段时间我认识了好多好多的猪病,认识了泰其、黄芪多糖、青霉素、鱼腥草等等好多好多的药。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可以记住这么多的化学药名……”阿诚就微笑着听我说。

最后还是要分别。

阿诚突然对我说:就算生活很苦,但也只是暂时的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就算是养猪,我相信你也是可以干出一番事业的。”然后突然把他的吉他塞到了我手里。“绝对不要放弃啊,我永远支持你。”

阿诚还是走了。他还是那样没变,我好像有哪里变了

我决定认认真真搞养猪。我决定弄来母猪,自繁自养。

我弄来很多养猪的书来看,就放在床头,有空的时候都要掏出来看。过去遇到的一些问题也总结了一下。有时候遇到其他养猪的老乡都会互相交流,也会向兽医请教。

怎么养好母猪,怎么配种,控料,遇到返情怎么办。在遇到问题之前,我就提前做好了备案。遇到问题再也不会手忙脚乱了。

觉得累的时候,我就打开手机看看我们的合照,感觉身上就好像重新又充满了力量。

有时候爸从外面做工回来,也会来看看猪圈。爸说,我也是个爷们儿了。

第一窝小猪出生的时候,生了11头。爸和我都很高兴。特地炒了好多菜,一起带去医院和你一起吃。那天你也很高兴,你说,我长大了,你很欣慰。

那天我给你弹了一首歌,《听妈妈的话》

如果时间在那一天停下来就好了。但是你的身体还是越来越不好了。医生有跟我和爸说过你的情况,但我总还抱着一种期望。

我天天盼着小猪们快点长,这样我就可以挣到更多的钱,给你用更好的药,换更好的治疗……

我以为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至暗时刻

可是2018年,那一年,非洲猪瘟来了。

一开始是看到隔壁省开始出现。我就很注意猪圈的清洁和消毒了。但还是不够。

非洲猪瘟到底还是找上我了。

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开始隔离。然而还是一头一头地死。

我还来不及难过。因为医院发出了病危通知书。

20181117日,我突然收到爸从医院来的电话,我急急忙忙跑过去。到了医院的时候,你就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我在病房外面守了一夜,看着照片,脑子里总是回想起这段时间里你的脸。我还要挣钱治你的病。我想苍天怎么能这样对我。把我的希望收去,还要把你带走。

可是到底,到底你还是走了

我也不知道那几天我是怎么过来的。是爸和其他老乡、亲戚,帮衬着才把丧事办了。我守了好几天的灵,然后下葬。我就守在那个山头上,不愿意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突然想起阿诚的声音:“对不起。”

我茫然了一阵,回了一句:“不关你的事。”

“是我的错。我来晚了。这段时间我都在和其他朋友,一起奔走为你妈筹钱。”阿诚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来。

我望着那张卡,突然觉得很可笑。现在有钱还有什么意义呢?人都已经没了,有钱又有什么用?

阿诚突然走上来扣紧我的手:“你振作一点!”

我那时候忍不住就吼了起来;“怎么振作啊!振作?我妈都没了!猪也全要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去TM的老天!就是要弄死我!振作什么!

阿诚突然当胸锤了我一拳,抓着我的领子问我:“你TM的醒一醒,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阿姨在天有灵看到你这样子,难道会高兴吗?你不是还跟阿姨说过要做出成绩来吗?你这样做贱自己她看见难道会高兴吗?遇到这么点困难你就爬不起来?这世界上只有你难吗?你在耍TM的小孩子脾气!你这是在让我们兄弟们看不起你!

然后阿诚一把把我推到了地上。

我就那样躺在地上,脑子里是以前和你相处的种种。想起以前读书时候,你对我的期盼;想起以前那些任性的时候,你总是这么包容我;想起你做化疗放疗的时候,明明那么痛,但见面的时候,你从来都不说,只是笑着陪我说话……

“阿诚,你说,人真的,在天有灵吗?”

他沉默半饷,最后还是说:“不知道。”

他走过来把卡塞到我手心里:“这钱,阿姨也一定会希望能交到你手里。我和其他兄弟都知道现在你的情况很不容易。希望你能够振作!不要辜负我们,更重要是不要辜负了阿姨对你的期望!”

我捏着手里这张卡片,半饷,最后一骨碌爬了起来。

贼老天!贼非瘟!我跟你们拼了!就干这最后一把,我一定要做点东西出来!

收拾心情,振作精神!要做就做大的!

整理好心情之后,我到网上对猪瘟、对猪市行情做了很多调查研究。又去跟附近乡邻的养殖户聊了很多。对于非瘟的了解越来越深。

他们中有不少像我一样遇到了比较大的损失,有不少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养殖户。我把自己准备新建一个养猪场的计划跟他们说了,也分析了未来的猪价行情。其中有人质疑,但也有不少人看到了其中的机会,或者本来就有类似的想法,于是一拍即合。我和大伙儿决定一起筹钱来办一个更大规模的养猪场。

从猪场选址,到非瘟防控方案,养猪场的设计规划,每一步我都走得很细,很认真,咨询了很多专业的意见,和其他合伙人讨论了很多遍。猪舍和连廊全封锁化,粪污采用液泡粪工艺,并在猪场导入了播恩双酸清洁养殖模式……因为大家都吃过非瘟的亏,在这方面的防控,我们竭尽自己的所能,做到了我们能想到的一切。

那段时间非常忙碌。感觉就像着了魔。现在想来,感觉又非常充实。

或许确实是你在天有灵,保佑了我,虽然中间也出过少许波折。但最后,我们都彻底地把非瘟挡在了猪场之外。正如我们之前的预料,猪价一片连涨。我们合作的猪场在这段时间赚到了不少钱,现在还开了分场。

大家给我面子,让我出任了其中一位场长。

现在回头去看的话,一路走来虽然磕磕绊绊,但总是有大家的帮助,总算能够逢凶化吉,一路走到这里。从对养猪一无所知,到现在当上场长,真的很不容易。

真的真的,非常感谢一直在帮助我的各位。

我想我到底没有辜负你对我的期望,没有辜负我的兄弟们

我想我做到了。

今年五一的时候,很多老同学专程过来看我。开玩笑说,哪有地方防控规格能比我这里严,想见你可太难了。阿诚都结婚了。我用自己养的猪招待了大家,又每人包了红包。当初他们帮了我们家一把,这恩情我这辈子还不了。

现在又到母亲节了,我站在坟前,手里拿着我们的合照。

妈,你儿子现在也过得像模像样啦!而且以后还会过得越来越好。爸现在也不用出去做零工啦,协助我打理猪场的事务,每天都乐呵呵的。大家都过得很好。

如果你在天有灵,现在也一定会感到欣慰吧!

妈,母亲节快乐,我爱你!